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須知

村口的鵲腎樹

其實鵲腎樹只是它的學名,在方言里我們更喜歡叫它“雞壓樹”。關于它的名字,小時候的我也曾經思慮過很久,是不是越多的雞在樹蔭底下覓食把土壓實,它的枝葉就長得越繁茂,果子就結得越多呢?我也曾一次又一次地站在遠處向它觀望,卻發現雖然未有多少只雞在它的樹蔭下覓食,它也依然長得枝繁葉茂、果實累累。

每年春末夏初,在你不經意間,就會有細小細小的粉黃的花苞從綠葉叢中擠出來,像一個個害羞卻又好奇心極重的小小孩。遠遠望去,就像開滿了一樹繁星。大概到了農忙時節,花兒才全然沒了蹤影,逐漸被黃澄澄的玉米粒般大小的“雞壓籽”占滿了枝頭,在金燦燦的陽光下隨風搖曳。

那是鄉下孩子最美好的一段時光,因著“雞壓籽”的召喚,我們不約而同地來到了村口的這棵鵲腎樹下,分享著屬于“雞壓籽”的時光。村口的鵲腎樹旁,住著一戶姓郭的人家,他們家的兒子跟我同齡,于是他們家就成了我們這一群孩子的秘密基地。

“雞壓籽”成熟的時候,我們就聚在他們家的鵲腎樹旁盤算著如何摘果子。大一點的哥哥會直接爬到樹上邊摘邊吃,吃膩了就扔下來丟給我們。有時因為不甘心,我們也會從郭家搬出他們家摘蓮霧的長竹竿,在樹下顫顫巍巍地摘著“雞壓籽”。那小小的黃黃的“雞壓籽”在時光里一直晃呀晃,晃到即使我們忘記了它的味道,也晃不走它曾經帶給我們的美好時光。

沒有“雞壓籽”的時候,我們也喜歡聚在鵲腎樹下。有時是出海撿螺,鵲腎樹底是我們的集合地點;有時是早起上學,村里起得早的孩子把全村的孩子都喚醒之后,就召集到鵲腎樹底下集中;有時是一起去水井邊洗澡,也非要到鵲腎樹底下集合集合才過癮。久而久之,村里吃飯時間一到,爸爸媽媽如果找不到自家的孩子,只要去鵲腎樹底下一喊,呼啦啦的一片,如驚飛的鳥群,總會飛出一群不肯歸家的小孩。

更多的時候,我們喜歡在鵲腎樹旁的空地上玩跳房子、踢毽子、單腳抓人,抑或是丟沙包。沙包和毽子都是我們自己縫制的,找母親不用的一些破布,到田頭摘一些相思豆,把它們的豆莢去掉,塞進縫好的小布袋里,順著歪歪扭扭的針眼縫去,一個個便利的沙包和毽子就縫好了。玩膩以后,我們會跑到郭家男孩的房間里拍公仔片和打海棠果,童年里的每一天都好像是新鮮飽滿的“雞壓籽”,甜美如飴。

記憶最深的一次是和村里的小伙伴們玩躲貓貓,我們先在鵲腎樹底下畫一個圓圈,然后把一個塑料瓶子放進去,最后通過猜拳決定誰抓人。那一次猜拳一上去我就輸了,等我用手箍在鵲腎樹干上數完100的時候,身邊連個人影都找不著了。村子不大不小,旮旮旯旯又多,好不容易抓到一個,地上的塑料瓶子又不知道被誰踢出了圓圈。如此循環往復幾遍之后,我便留了個心意,直接守在鵲腎樹旁,等他們自投羅網。漸漸地,小伙伴們實在憋不住了,陸陸續續地從村里的各個角落冒了出來,眼看第一個被抓的伙伴就要接替我的位置了,可最后一位姐姐卻一直未曾出現。太陽漸漸偏西了,倦鳥歸巢,村子里呼兒喚女聲此消彼長,小伙伴們等不及游戲結束都偷偷散去了。只有我還靜靜地守在鵲腎樹,等著最后那位姐姐的出現。掌燈時分,四周靜極了,趴在鵲腎樹上仿佛都能聽見它溫柔的心跳聲:“砰,砰,砰……”

等母親打著手電筒找到我的時候,我早已經在鵲腎樹底下沉沉地睡著了。

后來,我們都離開了家鄉,村口的那棵鵲腎樹依然枝繁葉茂地生長著,春末就靜靜地開花,夏天就靜靜地結果,有人采摘“雞壓籽”的時候,它就開心地隨風舞動著葉子,沒人采摘的時候,它就落寞地看著果實枯萎墜落。太多的孩子離開了故鄉,也離開了鵲腎樹的身旁,多年之前那一片嬉戲打鬧的笑聲早已在時間的風中消逝無痕了。

有人說,“雞壓樹”其實就是“界壓樹”,因它壽命較長、容易生長所以被選作古時村莊的定界記號。在以前,只要看見了“雞壓樹”,就等于看到了村莊的分界線。而多年之后,當我重回故鄉,才知道,無論經歷了怎樣的風吹雨打,童年的鵲腎樹也一直站在那里,漸漸地站成了游子們心靈版圖上故鄉的模樣。

海口作文網 http://www.shanghaishengwu.com.cn [來源: 海南日報] [作者:顏小煙] [編輯:余冰月] 
?

網友回帖


海口作文網聯系電話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81637827@qq.com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海口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

瓊ICP備05001198
am8亚美首页优惠多一点注册首页 - 亚美app亚美优惠在线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