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作文      投稿須知

荸薺

荸薺。  

  荸薺,我們平時見到或吃到的,是它的球莖。它應該算是一種蔬菜,卻更多人是當水果來吃的。尤其在幾十年前,鄉間普通人家一年到頭幾乎吃不上真正的水果,所以荸薺對于嘴饞的孩子們來說就顯得十分重要。荸薺一般不單獨做菜,有將荸薺清水煮熟了來吃的,但那不是下飯菜,只是作為一種零食。

  荸薺有好多別稱,有些是跟顏色外形相關,如馬蹄、地栗。也有從口感等方面的特征來說的,如地梨。

  荸薺皮紅肉白,從外形上看,我總覺得有點像算盤珠子,扁扁圓圓的,很光滑,表面有三五個環節,猶如地球儀上的赤道和極圈。荸薺的顏色屬于深紅乃至黑紅,與糖炒栗子頗為相仿。過去蘇北鄉下的家具,諸如八仙桌、立柜、五斗櫥等等,大多漆成這種顏色,顯得喜慶而不輕浮,豪華而不張揚。這種漆也便稱為“菩薺漆”,因為蘇北的一些地區把荸薺叫做菩薺。

  有個給孩子們猜的謎語:“一個壇子三道箍,里面裝滿白豆腐。”謎底便是荸薺。這條謎語雖說很形象,但用豆腐來比喻荸薺的果肉,極不恰當。荸薺果肉可以和梨子相比,特別脆甜,水分多,幾乎沒什么渣子,所以稱之為地梨是有道理的。

  江浙一帶是魚米之鄉,一望無際的平疇生長著水稻這些農作物。荸薺就是長在水田里的。深秋是它成熟的季節。天已涼,田里的水也冷冰冰的,可是莊戶人家不會因此而縮手縮腳。我們那時最愛干的事情,就是卷起小褲腿,光著小腳丫,跟在大人屁股后面去“踩”荸薺。腳下是豐腴的泥土,一腳踩下去,在柔軟的淤泥里陷下去好幾寸,若是碰觸到圓圓的硬硬的滑滑的小東西,那必是荸薺無疑了,彎腰探手將它摳上來。因為是大人們“踩”剩下來的,得到一個自然歡喜不已。有時嘴饞起來,就著農田里的水洗一洗,揪去頂上尖尖的蒂兒,連皮咬下一半,那甘甜的汁水,數遍田里長過的所有東西,也得排它頭一名。不等慢慢嚼細,另一半早就塞進嘴里了。

  荸薺也可煮著吃,煮熟的荸薺有一種夾帶著甜味的香氣。咬開一看,原本雪白的里面變了顏色,猶如微綠溫潤的玉。

  “踩”回來的荸薺,一時吃不掉,就得貯藏起來。北風刮過,天氣越來越冷,這給荸薺的收藏創造了特別適宜的條件。將荸薺盛在大竹籃里,掛在通風的檐下,荸薺很快就會風干。風干的荸薺失去了水分的滋潤,表皮起了密密的皺褶,卻依然很好吃,而且比鮮嫩的那種更甜。上世紀30年代在上海,冬春時節,魯迅寓所里總貯存不少風干的荸薺,或許是故鄉的親戚朋友送來的,魯迅一家三口都喜歡吃,有時還拿出來招待客人。

海口作文網 http://www.shanghaishengwu.com.cn [來源: 海南日報] [作者:成健] [編輯:吳茜] 
?

網友回帖


海口作文網聯系電話:0898-66835632 QQ:81637827 E-Mail:81637827@qq.com

2010-2011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

海口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許可不得復制或轉載

瓊ICP備05001198
am8亚美首页优惠多一点注册首页 - 亚美app亚美优惠在线平台